星期日, 1月 22, 2006

司機先生的兩則對話

某日, 因為車子故障送修, 修車廠安排了車子接送我回去拿車.

之一 潛沉的地下河

司機是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先生. 旁邊已經坐著一位乘客, 是一個健談的中國老太太. 不擅與陌生人交談的我坐在後座.

老太太問起司機先生他從哪裡來. 司機先生說, "我住這裡. 下個月剛好滿四十四年."
老太太說, "這麼久了! 這裡以前是什麼樣子? 那時應該沒有矽谷吧, 這四十四年一定變很多囉."
車子轉入一條滿是淺色木造住屋的小路.
司機先生說, "真的變了很多. 這條路以前是一條河. 那時他們正在建快速道路, 就把河流導入地下, 裝在水泥管裡."
老太太說, "原來這裡是一條河. 我聽說從前這一帶是果園呢."
司機先生說, "對啊. ..."
車子轉入快速道路, 司機先生指著橋上圍起來的開縫說著, "那底下就是河."


我望著窗外, 看著平整發亮的辦公大樓和乾淨深灰色的柏油路, 想像著翁鬱充滿綠意的果園和潺潺的小河經過, 綠色的水草和樹木包圍建築物把路面蓋住, 車流消失了, 愛吃果實的鳥從天空飛過. 原來小河是在地下的水泥管裡靜靜地流著啊. 如果是神隱少女裡面的白龍回來找不找得到自己的家呢?

之二 迫降的小飛機

我坐上車子, 道聲午安. 才從台灣回來, 因為時差昏昏欲睡. 午後的陽光照在臉頰上, 我閉上眼睛, 一切開始朦朧. 一個聲音打破了沉默,

圖片出處: Homepage von Stefan Blumenberg (原出處為電影玻璃玫瑰)


"妳知道今天早晨一架飛機迫降在高速公路上嗎?"
我張開眼睛, "真的嗎? 有沒有人傷亡?"
"真的, 聽說是引擎故障. 沒有人受傷. 大家都讓路給它."
我開始想像一架七四七客機慢慢接近寬敞的柏油路, 晨起的車子忙不迭地向路旁退去, 乘客提著皮箱走下來在高速公路上漫步.
"哇. 真難想像一架七四七迫降在馬路上. 我們的高速公路真寬!"
司機先生哈哈地笑了起來.
"不是啦. 是私人飛機, 是很小的小傢伙."

呵. 原來是很小的小傢伙.

標籤:

6 Comentario(s):

At 1/23/2006 7:25 上午, Anonymous avenchen said...

Dear 物質女孩,
我們吃的蛋糕中會擺兩個東東, 一個是會帶來好運的小國王磁偶, 一個是要付這個蛋糕錢的磁偶. 我從沒吃到那個小國王磁偶, 倒是那個要付錢的磁偶被我吃到了兩次...嗚嗚嗚...


我突然發現...其實妳的文字很美耶, 尤其是"潛沉的地下河"這一篇的文末感想...讓我幾乎可以化文字為畫面了呀!^_^

 
At 1/23/2006 10:05 下午, Blogger material girl said...

avenchen,
原來西班牙的蛋糕裡有放要付蛋糕錢的磁偶啊! 還好我吃的是法國的, 不然像我這種抽籤運氣不好的人一定也會抽到付錢的磁偶的!

真高興妳喜歡我的文字. (受寵若驚喔.) ^_^

 
At 1/24/2006 2:02 上午, Anonymous Another terchjik said...

對啊,妳的文章是越寫越好了,像那篇26萬6千400秒,簡直可以貼在捷運的廣告欄讓大家欣賞呢!

 
At 1/24/2006 8:41 上午, Blogger material girl said...

Another terchjik,
謝謝讚美! *感動*
那我應該要叫 S 常常出差, 一個人在家才有好作品出現... ^^

 
At 1/24/2006 12:19 下午, Anonymous Ching said...

我附議!你的文章真是有血有肉喔~~

我想像這地下河,靜靜得流向海灣,帶著被遺忘的辛酸,啊~ 灣區的河是不是都有著同樣不見天日的命運呢? 突然覺得河流在這邊真是不常見.偶得一見,大部分的時間卻處於乾涸狀態.

 
At 1/24/2006 9:38 下午, Blogger material girl said...

Ching,
謝謝, 妳真是過獎了. ^_^
灣區的河流的確大部分的時候都是乾涸的, 只有雨季才會出現, (連湖都是這樣) 所以我很喜歡這裡的雨季, 到處綠綠的好漂亮喔.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