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31, 2006

不斷重複的夢境 之一

之一 不曾存在的一年

我高中三年級沒有唸就直接上大學了.

上大學的第一年, 稚氣未脫的大家對於過去的純男校女校生活總是有著淡淡的懷鄉病. 系上一個男孩子甚至提議了穿高中制服一起照相. 我們把制服帶到系館, 穿上對著相機鏡頭傻笑, 鎂光燈閃了喀嚓喀嚓. 最後底片卻不知道怎麼曝光了, 頂著上大學剛留長的長髮尷尬地穿著青澀高中制服的照片, 一張也沒洗出來. 也許是惡作劇地向我們宣告 "該長大別再留戀過去" 了吧.

我花了剛上大學的整整一年留戀過去, 正是和我同年齡的女孩子們繼續背著書包等公車上學放學準備聯考的時候. 接下來就頭也不回地向前進了, 留戀這個詞正式在我腦中消失, 即使是才溫熱過去不久的昨天. 一直到最近才發現, 也許那幾年真正發生的事情和我記憶的完全不一樣. 畢竟那都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也許是真正離開校園之後, 我開始重複地做著相同的夢. 夢裡從來不是大學不是小學也不是研究所, 只是相同的場景. 我穿著制服襯衫摺裙留著短髮, 坐在一人一張的深色木桌前面, 聽著課程講述準備大學聯考. 同學們在夢與夢間變換著不同的臉孔, 有些是這個時候的同學, 有些是那個時候的朋友, 有些什麼都不是, 只是陌生人. 講台上遙遠的聲音漂過來, 白色卷紙在桌上飛啊飛, 筆沙沙沙沙地作答. 我以一貫的焦慮心情抄寫筆記, 填寫答案. 夢的最後我總會以迷惑的表情抬頭詢問 - 請問, 我已經唸完研究所了, 為什麼還要準備大學聯考呢?

真正的那一年是這樣過的: 等待放榜前, 坐在靠窗的位子一面聽課一面漫不經心地瞪著分叉的額髮, 把一片一片鱗髮剝下來, 拿到成績單收拾書包和同學趕場去看了侏儸紀公園, 在暴龍與恐爪龍交相追逐下尖叫了兩個小時, 我的高三生活就結束了, 歷時只有幾個禮拜.

就這樣, 我從未真正經歷過, 也無從留戀的那一年, 像寫錯的無窮迴圈程式, 弔詭地在夢境中重複又重複...

標籤:

4 Comentario(s):

At 4/02/2006 1:06 下午, Anonymous T&J said...

我相信夢是一個過濾網和夢想成真器,一些在現實生活中不被滿足的夢想/主意,或是一些未即時掌握住的機會,都可能在夢中實現。

會作夢的人,比較沒有罹患精神病的困擾,因為這些或許異想天開的事件情境,得以在夢境中找到宣洩。

 
At 4/03/2006 8:32 下午, Blogger material girl said...

T&J,
妳的過濾網的比喻真有意思. 這使我聯想起印地安人的 "夢的濾網", 是用繩子和羽毛做的, 掛在床前用來過濾惡夢, 祈禱好夢連連.
嗯, 作夢天馬行空宣洩一下的確不錯喔. :) 有時醒來覺得好像看了一場主角是自己的電影一樣呢.

 
At 12/22/2008 9:06 上午, Anonymous 云軒 said...

沒想到你也有這樣的夢境
前陣子 不知為什夢見自己被抓回去讀小學(好像做了兩三回)
之後是夢見被迫再念一次高三(要念三年的高三)
即使我一直告訴他們我已經唸完大學研究所了
真的是很怪的夢ㄟ
PS:可是我沒像你一樣跳級ㄟ
PS:我同事還覺得很好笑,因為從小學演進到高中,還一直問有沒有下文.

 
At 12/24/2008 8:10 上午, Blogger material girl said...

云軒,
哇! 原來妳也有這樣的夢!
呵呵, 沒想到妳的夢的場景居然會是小學... 我唸的小學也蠻可怕的, 可是我居然沒夢見耶. 看來高三真的是大家的夢魘啊.

P.S. 我已經很久沒夢見高三囉. 最近幾個月常常夢見現在可怕的老闆, 一直追問我工作做完沒... @@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