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12, 2013

[布拉格 2012] 德弗札克的新世界交響曲

德弗札克的長眠之處,墓園門牌第 14-35 號


11/23/12 Prague
德弗札克是捷克的作曲家,最有名的就是他受邀赴美後寫的新世界交響曲。



在布拉格的高堡區 (Vyšehrad) 有一座名人墓園 Slavin Cemetery, 許多捷克的文人藝術家,例如卡夫卡,慕夏,還有音樂家史梅塔那,與德弗札克等,都葬在這裡。墓園門口貼了一張有如公寓門牌的地圖,上面密密麻麻寫著捷克文人的名字。

墓園的門牌號碼,彷彿所有鴻儒哲人們都像室友般在這裡租屋


捷克裝飾性藝術家慕夏。慕夏的鄰居也不是等閒之輩,左邊的 Jaroslav Hilbert 是劇作家,Anthony Klášterský 是詩人,樓下的 Jan Kubelík 是小提琴家,Rafael Kubelík 是指揮家。


在出發之前,我們與指導教授和師母吃飯,師母聽說我們要去布拉格,念念不忘當時他們參觀的名人墓。年過八十的指導教授則有關布拉格的任何事都記得,就是記不得名人墓這件事。

在布拉格其實很難讓人心情好起來,尤其是秋末陰鬱的墓園。光禿的枯枝襯著鑄鐵雕花柵欄與灰沈沈的天空,非常有詩意,但是我們卻花了半年才從布拉格的陰霾中恢復過來。我的朋友開玩笑說我該不會是在墓園裡遇見鬼魅了吧。



不,我想那是布拉格本身特有的氣質。不管是人是鬼,布拉格總是帶著憂鬱氣氛。活生生的路人穿著灰黑大衣低頭疾步。死去的同樣葬在名人墓園裡的卡夫卡,生在布拉格,一輩子鬱鬱寡歡想要逃離布拉格,最後還是葬回了布拉格。

墓園裡有單獨的墓位,也有在陵墓裡只分了一小塊的。作曲家與醫生都能自己分到一塊墓地,文學家則大多合葬。也許長眠的捷克哲人室友們也分有錢沒錢的吧。


鬼打牆般死也出不了布拉格的卡夫卡


德弗札克在美國寫出的交響曲,被捷克音樂家們批評抄襲了美國音樂與黑人靈歌旋律。偉大的音樂家堅決駁斥,闢謠說他寫的是不折不扣的波西米亞音樂。

從新世界前來造訪捷克的我,也站在這位偉大的音樂家這一邊。批評德弗札克的捷克音樂家們想來是完全沒見過新世界。新大陸充滿狂想與自負和 "沒有什麼事辦不到" 的簡單冒險哲學 ,就像是蓋西文的藍色狂想曲,交響樂的愉悅與充滿想像力,才真正是從未見識挫敗的新世界狂大風格。

偉大音樂家的新世界交響曲,其實是不折不扣的波西米亞風格,E 小調的憂鬱開頭加上定音鼓帶來命運般的震撼,吟詠般的哀愁懷鄉樂章則讓人低語沈思。這樣的悲傷是新世界音樂家所無法了解的,只有斯拉夫人才寫得出來。這是德弗札克在遇見新世界之後加入了當地元素,眼見著玉米田耳聽著黑人靈歌,內心卻懷抱陰冷執著的布拉格,所反思寫出來的波西米亞交響曲。

新世界交響曲其實是我少女時代最喜愛的音樂之一,幾乎可以整部音符不漏地唱出來。當時不了解人生挫折的我,也只能算是年少情懷。去過布拉格之後,再度聽新世界交響曲時則幾乎聽不下去了。陰鬱的音符讓我想起經過歲月侵蝕的查理士橋雕像,吟詠曲調讓我想起切割城市的悠悠伏爾他瓦河水。



就像是辛棄疾的醜奴兒裡寫的,只有年少的人才需要為賦新詞強說愁。難怪我的指導教授不自覺在腦海裡把墓園的記憶完全洗去。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人生苦短,和陰鬱哲人墓園比起來,還是讓人放空發呆的熱帶小島更適合我吧。

標籤:

7 Comentario(s):

At 6/12/2013 9:07 上午, Blogger LilyChen said...

這篇的風格好文青啊...
你真是個理性跟感性兼具的女子呢!
會是天氣影響了你們對布拉格的感覺嘛?
對了,我有試做你的牙買加烤雞,
不過醃料就拿手邊有的,柳橙汁被我換成了發酵乳,
香料部份就直接拿義大利綜合香料加進去。
最後用氣炸鍋處理,先用180度烤14分,
再用200度烤5分。
齁齁齁,真的好吃!

 
At 6/12/2013 3:35 下午, Blogger Maggie Kuo said...

原來布拉格真的就是會讓人憂鬱呀!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樣 :p

 
At 6/12/2013 8:10 下午, Blogger yuanmaylee said...

熱帶小島+1

 
At 6/13/2013 7:22 上午, Blogger Rene Wang said...

想到去歐洲逛墓園總讓我想到電影巴黎我愛你的一段小故事,那就是兩位情侶在王爾德的墓旁吵架,最後大白天的把王爾德吵到從墳墓裡爬出來教訓了兩位小情侶~

不過那是發生在美麗的時尚之都巴黎,如果是陰鬱的布拉格,德弗札克幽幽的出現說“大家都誤解了,我的歌曲其實是走波西米亞風.....”一定很嚇人哪~^^"

果然布拉格聽起來還是比較像米蘭昆德拉筆下的不能承受之輕,一點都不適合浪漫的邂逅呀~(拍拍)

 
At 6/13/2013 8:04 上午, Blogger material girl said...

LilyChen,
哪裡哪裡。f^^ 這是因為我是雙魚座的關係嗎?
我也覺得天氣真的佔了很大因素,天空陰陰的時真的照得所有東西都是灰灰的... -_-
原來發酵乳也可以拿來醃烤雞啊!聽起來也真的好好吃喔~ :D~

Maggie Kuo,
原來妳也是!(握手)我從布拉格回來時真的憂鬱了好久啊,後來去了加勒比海才恢復的。瑪姬在歐洲可以去南歐晒晒太陽喔,像是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都是很適合度暑假的地方!^^b

yuanmaylee,
我也覺得熱帶小島真的很不錯!^^b

Rene Wang,
哈哈哈哈哈... 妳的聯想實在是太有趣了!XD
妳說得沒錯,如果看起來很和樂的墓園,就算真的有鬼跑出來也感覺很有趣,但是如果是看起來陰鬱的地方,就算不鬧鬼也很可怕啊~~ 如果德弗札克還跑出來,這... ><

 
At 6/16/2013 7:03 下午, Anonymous 勤文 said...

去旅行還真要找對季節,像我剛好碰上雨季,就在布拉格一直被大雨追著跑,幸好及時逃離,否則那就不是只有落湯雞了.

 
At 6/17/2013 8:48 上午, Blogger material girl said...

勤文,
沒錯就是要找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所以我去歐洲都會全副武裝,連防水雨靴都會穿著去啊!:P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