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15, 2015

苦命女工程師的戀愛史



話說最近麥當勞推出了一個新的兒童餐,啊不是,是新的廣告,內容是一對兩小無猜的年輕人從小一起吃麥當勞長大,約定到了三十歲如果兩人都還單身就要結婚。看到這廣告時我大叫出來:「這事情我也發生過!」

我當然不是在麥當勞裡跟別人互訂終身的。身為苦命女工程師,同樣的事情當然是發生在電腦實驗室裡。話說大學時代我跟一位男同學兩人一起苦命地在週末到學校來畫積體電路圖,(當時就可看出未來爆肝的工程師生涯)

積體電路長這樣. 圖片出處: 維基百科


兩人非常悲苦地一面畫電路一面吐苦水,同學抱怨女朋友,我抱怨男朋友,畫到一半我同學居然說:

「如果到了三十歲,兩人都還沒結婚的話,我們就結婚吧。」

竟然有人想娶我,聽到這句話時應該要流出感動的眼淚吧。但是面對眼前密密麻麻還沒畫完的電路圖,跟迫在眉睫的期末考,我比較想流出的是「我快完了」的眼淚……



麥當勞的廣告標題是「十五年前,我們在麥當勞的約定」,那麼我當時的標題就應該是「十年前,苦命的我們在電腦實驗室的約定」。

其實電腦實驗室裡發生的不止這件事。我跟 S 其實也是在電腦實驗室裡開始交往的(為什麼?)話說念研究所時,S 被指導教授聘請來幫我們做場效可編程邏輯閘矩陣(非常拗口,簡稱 FPGA)的實驗,因此我也花了非常多時間苦命地在實驗室裡,跟 S 和 FPGA 一起奮鬥著。奮鬥久了便迸出了愛的火花(是跟 S,不是跟 FPGA)

FPGA. 圖片出處: 多倫多大學


(打字打到這裡,我隨口問 S:
「喂,你記得我們以前搞 FPGA 搞很久,那是晚上還是週末啊?」
S 想了想說:「我記得以前教授是週一要求成果,所以週日實驗室裡超多學生的。所以應該是週日吧。但是應該也有晚上。」

原來也是週日,果然是悲苦的實驗室人生啊⋯⋯)

不只是積體電路圖或是場效可編程邏輯閘矩陣。其實我跟古早第一任男友,就是在一起做信號選取實驗時,開始談起純純的初戀的。(原來那時就可預知未來的爆肝人生嗎)以上的戀愛史,竟然都是在實驗室裡發生的!這……我的人生似乎跟隨著某種冥冥的定律在進行著——

信號選取原則. 圖片出處:維基百科


——這定律當然不是什麼老天在作弄我之類的,而是一個簡單的原因:因為苦命女工程師以實驗室為家,根本沒空離開實驗室,那麼認識男生這件事,當然也只能在實驗室發生囉。這定律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啊!就像是如果我不是女工程師,而是位整天刷馬桶的清潔婦,那麼我交往的,應該也會是來修馬桶的水電工吧。

說到這個,雖然從十幾歲到現在,我的苦命人生都是在實驗室中度過的,但是最近幾年卻有悄悄的轉變⋯⋯其實是因為台積電收費太高,小公司負擔不起都倒光光,啊不是,是因為晶片業已經不賺錢了,都在度小月狀態,硬體工程的工作越來越輕鬆,我竟然生平第一次有這麼多的空閒時間!

問題是,當年在電子實驗室裡談戀愛的對象 S,很顯然對於電子以外的事完全不感興趣。因此可憐的 S 常常被閑得發慌的老婆拖出家門,還得忍受獅吼:「我們除了電子之外根本沒有共同點!」



其實,真正誤上賊船的,是 S 啊。當年在電子實驗室裡認識的伶俐可愛的女孩,怎麼轉變成一位不僅不待在實驗室,還要強迫人家去逛美術館的可怕恰查某呢?一面忍受老婆獅吼一面忍耐面前美術館藝術品的 S,內心一定有這樣的疑問吧。其實這一切,都是台積電的錯啊!

標籤:

1 Comentario(s):

At 12/19/2015 2:32 上午, Anonymous 勤文 said...

老天爺在上面一直盯著這群孜孜不倦的科技人,覺得這樣不行,應該要製造些什麼
事情來發生,這個世界才有趣,於是祂就讓某些人蹦出了愛情的火花.....

 

張貼留言

<< Home